余渊圆滚滚

“为该死的东西去死,让活着的东西永恒。”
写文脑洞,全靠做梦。
人际关系问题莫cure,please。烦了,累了,翻了,懒得猜了。
头像@妖妖镜
背景/绑画@柊北

 @明氏怜翼。 

嘿,宝贝儿。

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雪,从从前,到现在。

于是我羡慕你的眼睛。

我也没有路过过40.35N附近的天空。

于是我的思绪总是从沙岸向那头奔去。

谢谢你踩着一阵风雨,伴着打伞的人们降临。

谢谢你的不厌其烦,谢谢你的永不停歇。

我的春雷。


我爱你。这句话并不参合奇怪的心跳加速和激素分泌。我只是想说我爱你。

祝你踩着风带着细雨,在泥潭上点水而过,在荆棘路上摘走一整束的玫瑰,在天边等着星星为你装点衣饰,在千帆过尽处一如今日。

亲爱的连衣,生日快乐。

【食物语/璧喻偷香窃璧8:00】辩白

*瞎写产物,2W字

*私设一堆,我法盲,架空世界就着看看

*评论走一走,活到九十九

*字是 @木知 

*禁止二改,二传,抄袭

[图片]

一.

现在是下午三点,照常来说,太阳已经过了最烈的时候,该是暖洋洋地打在马路上。但今日没有太阳,只有层层叠叠的云层,浊黄的天色让人觉得浑身都不舒坦,甚至多看上几眼,都要觉得心慌。

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在浊黄的天色下排着尾气。穿着严肃正装的男人靠着一旁的围墙停稳了车,把车钥匙拔了下来,将钥匙塞进放在副驾驶位上的公文包里,再干脆利落地把拉链拉上。他拎起副座上的公文包推开车门,逞亮的黑色皮鞋踏在车旁的荒草上,将本就强弓弩末的枯黄草叶彻...

ABO星际文学好香。

先前答应别人的活动,发个小图透x

[图片]

请 长 假

如题

某小学鸡写手他开学了

追东流的可以删除一下记忆

东流六他,目前胎死腹中了。下次更新,可能,看信仰,最迟不超过两个月吧

不会坑的。over。

墨魂相关吗……暧,我也挺喜欢历史同人的。但是墨魂里头现有的文人我都不太了解,我文人看的多的就建安七子和三曹(文盲

可能以后喜欢上了哪个历史文人,会写他叭!

最近买了本苏东坡传在看!顺便筹划一下买梁先生的王安石传,林语堂对于王安石的评论真是(小声窃笑

【食物语/莲北】东流(五)

*给别人的点文。亡国之君VS敌国将领

*状态不好写的差

*有原创人物。

*别出警

————

莲华手执重盾,率军一步一步地向外退去。四周是人的惨叫和箭矢飞来的声音,莲华脚下的泥地中,蔓延了一层薄薄的血水,时不时有人倒下。莲华知晓这箭矢不会一直射下去,总有射空的时候,但等待的时间,堪称度秒如年。

惨叫声,箭矢射中的声音,行军的脚步声,箭矢折断的声音全都混在一起,在他耳边嘶吼咆哮。他被震的闪躲不周,一只飞来的箭矢射中了左臂,随即又被射中了一箭。

副将梁淂大声呼号:“撤!撤出去!”

遍地插着箭矢,几乎每退上一步,便会踩折一根。折断的声音被淹没在更多混杂的声音之中,共同织成了最愚蠢的行为...

食物语璧喻偷香窃璧24H


——“你与我都是野兽。”

——“这便是你为世人筹备的惊喜?这就是你所寻求的公理?”

两个灵魂不会偶然相遇,恰如其分的一切都是必然——撕扯,争斗,羞辱都在其中不断循环。


不过是猫和老鼠的把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0:00@ネン 

01:00@零凌、 

02:00@尸古君 

03:00@松香雅韵 

04:00@贺尘 

05:00@木木木遥 

06:00@兰行恶 

07:00@Servo Reginae 

08:00@余渊圆滚滚 

09:00@kunroc 

10:00@不咕的一白 

11:00@妖妖镜º 

12:00@吱吱吱吱萱 

13:00@拾年青灯 

14:00@童女逐渐没毛 

15:00@荼初|北京烤鸭激推bot 

16:00@塩をまく 

17:00@南般 

18:00@析无 

19:00@无罪 

20:00@病病歪歪. 

21:00@明氏怜翼。 

22:00@归云 

23:00@巫见 

————

由于21:00的羡羽因为个人原因退出。21:00的活动太太换成明氏怜翼

*和几个朋友一起玩儿的oc


“为什么不灵?”周孟如丧考妣地披着头发,接过学生打扮的女孩手中,刻着“红鸾”的木牌,一脸郑重的胡说八道:“姑娘,你总不能等待着它将爱情送上门来,这只是一个加持——”

周孟看着姑娘的神色,着补了一句。

“当然,等待也是可以的,只是肯定不如你主动出击来的快。但我们讲究一个顺其自然,要是他心里提前有人了……”

“嗯嗯。对,是这样……咨询费的话是二百博郎,算你一百七,好,祝得偿所愿——”


送走了客人的周孟挠了两把长过了腰的长发。

“……真是热死了。”

四个月。二十七万字打卡🚬,算标点的话,三十万字应该有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家里没电了一天,人在这种环境下容易胡思乱想,回想了一下,自己到底是怎么写到这儿的,其实有很多因素。

嫉妒,否认,骄狂,热爱,自卑,想写点什么东西的欲望和迫切想要抓住什么的功利心,那些热烈的感情和肮脏的想法,最后全部都变成了笔下的字句。

我是肚子里头没什么墨水的人,书看的也少,只会写些大白话,糊弄自个也糊弄别人。

有人问我怎么写文,说明白了我自个也不知道,大概就是把自己其中一面无限放大放大放大,构成欲望热爱求而不得种种交织而成的故事框架。

因为写了《屠犬》而沾沾自喜至今,心知肚明不该如此但什么也改不过来。因为别的作者的书读的比自己多,比自己那野路子的感情抒发更会而羡慕,居然会不敢看他们的文章,免得倒影中的自己更加难堪。

恶劣的嫉妒和难堪的自卑构成了这三十万字。这两个出发点都不一定对,且容易使人变得脆弱。今天是2020年的四月二十四日,先姑且妄自菲薄。愿我他日不拘泥于挖空心肺的热烈,更不沉默于我苟延残喘的自卑。

写完了,家里来电了。


2020-04-24 /  标签 : 余十一 16 8  

浪淘尽。——《东流》长评

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——

荼初|北京烤鸭激推bot:

占tag致歉,是写给余渊老师的长评。


我来艾特了@余渊圆滚滚 


只要你看《东流》我们就是永远的好姐妹(呜咽)


部分加粗文字摘自原文!



不请自来。


作为余渊老师(自封)的头号小粉丝,再加上这次我是被选中的幸运小孩,再不会写东西的我也要点开石墨文档,来为这篇虽然尚未完结,但是已经在我心里封神的莲北同人文《东流》写个长评。


不会写长评,十几年人生就写过一次,还比较翻车,所以也找不到地方抄,就按照平时写观后感的顺序和写法来吧。估计也写不了多...

2020-04-24 /  标签 : 食物语莲北 45 1  

请假条

卡文,闭关修炼。暂不更新。

漫画的话——

《东邻西厢》,《黑执事》,《21世纪取经路》和《非人哉》我都很喜欢——

动画的我看的到挺少的,会比较喜欢的还是《杀戮天使》和《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》

【食物语/莲北】东流(四)

*亡国之君VS敌国将领,ooc

*给 @荼初|北京烤鸭激推bot 的点文

*有原创人物,不许出警

*禁止二改,二传,抄袭。over。


与江对岸的大兴不同,南宁此时可称作焦头乱额。尤其是贾汶,眼中的血丝和眼下的黑眼圈,证明了他如今实在是火烧眉毛。北靖虽说跟着乱世之臣和乱世之将学了一些东西,但终究只是皮毛,此时能做的,也只是将权利下放给贾汶,然后从从前的王宫之中,找出一些东西看看能不能帮臣子的忙。

以少胜多,谈何容易。北靖自认为自己还在做储君时,并不曾缺课漏课,如今却还是只能干瞪眼。他缺少缺失的东西太多,如果不是一年前实在是无人可用,绝对不会有人把他扔进温柔乡中,...

“不以隐约而弗务,不以康乐而加思。”

      ——曹丕《典论·论文》


白话的意思就是:不因为困苦而抛弃事业,不因显达而更改志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读了几篇丕殿的诗赋。这句话依然让我眼前一亮。


2020-04-20 /  标签 : 余十一 27 2  

偏随缘吧,大概率不会写了。

🚬其实我也不知道,两个月前我也这样说。不过目前的计划里是没有玉麟香腰和他的神医的。

我好爱,我太爱了我吹爆九劳斯原地起飞wwww,其实老师本来莫得打算发上来还是我虚荣心作祟之类的55555谢谢老师不嫌弃我麻烦精。

躲得过开学躲不过作业:

 @余渊圆滚滚 之前说好给芋圆gg的图,是酷哥芋圆


黑白选手斗胆上色(……)我太菜了谢芋圆劳斯不杀之恩


嗨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谢谢芋圆劳斯给我家俩崽写的文555555555555我爱您我永远喜欢芋圆劳斯

【食物语/莲北】东流(三)

*是给@荼初|北京烤鸭激推bot 的点文

*亡国之君VS敌国将领

*有原创人物,别出警

*禁止二改,二传,抄袭


大殿。

殿上的帝王假寝着,指节一下一下扣着龙椅。早朝早已下了,一旁有侍卫悄悄凑上来,在北靖的耳边低低唤了几声。

“禀陛下,江北的牢狱已经放干净了……那位一早渡了江。”

北靖默不作声的睁开眼睛, 看着面前的大殿,香烛和大柱拥立着,却无论如何也填不满这座奢华的殿堂。他点了点龙椅一侧的扶手,似自言自语道:“啊,他回去了?”

“是,陛下。”

“你们继续盯着罢。”北靖从龙椅上起身,宽大的袖子上左右各绣着两条金龙。他迈步将要离开大殿,突然想到什么,又...

【食物语/莲北】东流(二)

*给@荼初|北京烤鸭激推bot 的点文

*小连载,ooc。亡国之君VS敌国将领

*有原创人物,别出警

*禁止二改 二传 抄袭


南宁被破的第八日,莲华的封爵诏书就来了。

封平江侯,升骁勇太尉,无需回京,封地就直接封在南宁旧土,令其镇守长江以南。

镇守个屁,兵都没给。

莲华收到这道诏书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气笑了。这卸磨杀驴的速度实在是快,平江侯是个闲侯,封在南宁不说,骁勇太尉是个什么东西,古往今来,闻所未闻!

虽说自前燕分裂以来,稀奇古怪的官名层出不穷。但到底是哪个鬼才给圣上出的这个主意,起官名都不起个好听些的?

半月后,南宁那边上面另外派了官员...

【食物语/莲北】东流(一)

*给@荼初|北京烤鸭激推bot 的点文

*亡国之君VS敌国将领

*大纲文,ooc。

*全文大概六万的小连载,朋友捧个场。

*有原创人物,全部都是我杜撰的别出警。


谁会在乎你。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久没写文了来除个草。

我一写莲北就屏蔽我我也是无可奈何。

情怀,lofter不懂。略略略。


新书到货——!

已失去。

离开你的第一天,我的心中五味杂陈苦恼,伤心,悲愤,难堪。啊,你离我远去,你怎么忍心抛下我——独自修文。(doge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修文好累。

不修了,写完草稿就放上来,管他的。

芋圆/渊爷。

叫老师的时候我整个人会羞愧的埋进沙发里。

我何德何能那种。

每万字一百二,超过三万每万字加三十。


千字的话,由于我对于短文的把握能力实在差,一般收费是三千/20R,六千/45R,这样。


途中可能会有我写嗨了多几百个或者两三千字这样,不加收。敲定约稿先支付百分之三十的订金。


文手比画手难蹲老板多了,而且我写的还贼垃圾。叹气。

是的——

这个卤肉饭,怎么看上去这么受。

沉默。

【食物语/葱香】霓虹国

*旧文混更


1915年,上海,夜。


绚烂的霓虹大灯牌上写着“Night  Paris”,一闪一闪的交错了亮着红蓝色的霓虹光,将夜总会的门口的大街照的一片明亮,灯牌两侧挂着同一个女人的照片,容貌姣好,红唇烈焰。


门口停了一排多的小轿车,福特道奇穿插其间。侍者穿戴体面,马甲一丝不苟,头发也梳的油光满面,有些长的暗紫色头发被梳进了帽子里。他站在欧式的大门前带着机械的假笑,重复鞠躬欢迎的行为。


但侍者的那双蔚蓝色眼睛却不是如同他的动作那般死气沉沉,相反,里头闪着狡黠的精光,只是被礼帽给牢牢的罩住了,看起来死气沉沉,没有活力。如果有特务特地来这里,就会发现此人...

用的是zine√,比较顺手。开车会用石墨 


小房东

*给 @躲得过开学躲不过作业 家的两个阴暗崽崽写的现paro

*求求大家去看老师家的两个崽崽,有图有手书!!!!

*前文走《明月色》,这篇的私设是已经在一起

*上个月三号答应的哈哈哈哈哈三十多天了没想到吧


一.

“起床了……起床了小漂亮?”陈潼一只腿跪在床上,伸手推了推床上的棉被团。床上鼓起来的棉被团挣了两下,似乎被子里头的人翻了个身,又接着睡了。

李青云整个人都捂在被子里,只留下一点凌乱的黑发不安分地立在外头,像是从棉被里长出来了一株野草。

“青云?”

“走开……别吵我睡觉。”

棉被里的人又扭了两下。陈潼无奈的看着棉被团,最终掀开了棉被的一角。李青云...

要半糖!

硬写。

然后让我的文和我的笔滚,或者扣两个删除键,把它们扣下来再装上。

“现在,马上,立刻离开我的视线。这玩意不是我写的,我得把你们灭口。”

上一页 1/3